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中变传奇sf > > 正文

城外争斗

作者:admin 来源:www.youbeijie.com 日期:2015-06-29 12:50 人气:  

中州王城东南方八十余里处,有一片极大的树林,树林南方又有一片草原,草原也不是很大,却是极为盛产骏马,王城军队所用之马大多在此所购,而草原上野马也是不少,其中不少也是好马,只是性子极烈,修行之人大多来这里驯服野马,一是寻常买匹马要花费不少金币,二也是为了彰显自己骑术。

  “无痕,记住了,到时候见到野马,我们帮你围住,你在中间趁它不注意时上它背上,然后无论它怎么跳跃,你只需紧紧抱着它脖子,不被它甩下来即可,等它没力气了,自然会被你驯服,认你这个主人了。”何天少见无痕极为紧张,安慰道:“驯服这马最多被摔几下,其他倒也无妨,而你只要紧紧抓住马脖子上的鬓毛,也难被它甩下来。”无痕见他们对自己热心有加,加上自从身上之毒去掉之后,心性更加放宽,忍不住大声笑道:“难道这马比我当日所中之毒更为厉害,待到草原,定当驯服一匹好马,也好陪你们在这大陆驰骋。”天虎在旁边叫道:“好汉子,若是天天婆婆妈妈的,那也只能也象个娘们一样在家绣花而已。”说完,又笑道:“幸亏天凤没来,否则又要说我轻视女孩子家了,哈哈。”

  到了草原,四人便翻身下马,放慢脚步,无痕是第一次来这草原之上,看这野草没膝,微风吹来,草原好似那绿色海洋,起伏一片,众多野兽在远处来回奔跑,天上不时有鸟儿飞来飞去,风景极为美丽,比起落霞桃花的细腻柔情,却又是一种粗旷之美。

  四人正在欣赏美景,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马嘶,三人不慌不忙将马系在一棵小树上,然后拉着无痕,轻手轻脚的向那叫声走去,风云金在旁边说道:“这草原野马听觉极为敏捷,我们须当小心,今天运气好的很,刚来就找到一匹,若是惊跑,在找又要另费周折了。”无痕听完,也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,向那叫声走去。

  走到一处湖边,方见那马正在喝水,只见那马浑身皆是红色,惟有鼻孔上方一道白色和四只蹄子是黑色,那马在湖边轻摇尾巴,似是渴极,不停的喝水,每每喝了几口,便放声长嘶,似乎极为高兴,对于四人来到周围却并没有现。

  何天少看那马,趴在草丛里对无痕说道:“等下我和天虎、金三人一起把那马围住,让它逃脱不了,到时你用我们教你方法,骑上它背。”无痕心下紧张,轻点了头。只见天少三人迅速跳了出来,以三角形状把那马围在中间,那马见到有人把自己围住,也是大惊,一声嘶鸣,便要逃出这包围圈,向那天少奔去。

  何天少见那马向自己跑来,马上就要跑到自己面前,大喝一声:“回去!”周身出红色的光芒,象是一个红圈,在腰间突然放大,撞到那马前胸,那马被那红圈撞到,硬生生停住前进脚步,向后退了回去,见何天少厉害,于是把头一转,又向风云金冲去。

  金在一边笑道:“这畜生欺我无能。”看那马将到跟前,把头一低,肩膀顶住那马前胸,脚下用力,硬是把那马顶回了***中间。

  何天虎见那马又冲向自己,如法炮治,如风云金一样,让那马在那***里,冲不出去。只见那马左冲右撞,怎么也跑不出去,心下恼怒,长嘶一声,后腿一抬,向那天虎踢去。

  何天虎大笑道:“畜生就是畜生,这么快就生气了,右手一抬,胳膊转而顶住那马后踢,虽是被马踢中,竟然稳如泰山,动也不动,狂笑道:“无痕快点,再不来我就要被踢成肉酱拉。”无痕见三人都是好本领,心下佩服无比,匆忙跑到那马身边,抓住鬓毛,手上用力,爬了上去。

  那马正与三人对峙,冷不防另外一人爬到自己背上,更为恼怒,或是跳跃,或是奔腾,只想把身上之人摔下来,无痕在马身上只是按照天少所说,抱住马脖,身体紧紧贴住马背,任它放纵。

  那马折腾一气,见那人怎么也掉不下来,身上力气也已用完,当下只好趴在地上,似是已被驯服。

  无痕见马已被驯服,大为高兴。何天虎在旁边叫道:“当年我驯马的时候被摔下三次,今天无痕却一次也没有,老天真不公平。”风云金在旁边笑道:“长相问题,马见了你这只老虎,以为你要吃它,当然要用力挣脱了。”说罢,四人哈哈大笑。

  正是欢快之间,旁边突然传来一阵阴冷之声:“我等追了这马大半个时辰,倒是便宜你们这几只沙狗了。”

  四人听到声音,抬头看去,只见有五个人,都骑着马,居中一人为战士,后面跟着两名法师两名道士,面色阴骛,衣服上都绣着一把小小的银剑,居中之人的银剑下面还有一朵银色小花,风云金见那银剑,惊道:“完美行会?”只见当中居之人并不回答,说道:“我等兄弟五人追了这马有三十里路,却被你们这几个沙狗拣了漏子,今日我们也不以多欺少,你们把马还给我们,在跪在地上叫三声爷爷,便放你们一条生路。”

  天虎乃暴躁性子,仗着酒性,大喝到:“完美狗贼,你当爷爷我还怕了你不成。”急欲上前,那天少匆忙拉住,向那五人略一抱拳,道:“在下沙城何天少,不知阁下怎么称呼。”那人见天少如此,冷哼一声,道:“你家爷爷乃是完美行会青玉堂堂主尚波,怕了的话快点跪下,让爷爷们高兴,就让你们回去继续啃骨头去。”说完,与后面四人一起哈哈大笑,全然没有把这四人放在眼里。

  风云金在旁边向无痕说道:“这完美行会乃是我沙城之死敌,素来见面就是杀的不分你死我活,今日定是有场厮杀,你功夫低微,到时我们顶住,你就骑马回去帮我们搬些救兵回来。”说完苦笑道:“希望我们还能撑到那时候。”

  天少见对方甚是无礼,也是怒火冲心,见对方人多势众,自己这边还有无痕基本不懂工夫,也只能忍气吞声,道:“尚堂主,这马乃是无主之物,先得为主,堂主一在咄咄逼人,莫不是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。”

  尚波听罢,狂笑道:“就是不把你们放在眼里又能怎样?”语音未落,从背后抽出一把巨大的战斧,双手紧握,脚在马背上一蹬,人已跳了起来,斧头在太阳照射下隐隐出刺眼的光芒,连人带斧,直奔天少砍来。

  天少见他抽出斧头,心知不妙,双手一撑,只见一个淡黄色的圆盾把全身笼罩其中,而后向后急退,只见那斧头砍在黄盾之上,被黄盾顶住,那黄盾似乎格外坚韧,颜色比之刚才淡了许多,竟也没破。

  尚波已跳下马来,见这一斧竟被挡住,冷笑道:“好一个魔法盾,再接我一招。”又是一斧,斧上隐约出红光,斜里向天少砍来。

  天少方才接住一招,已是吃力,见那尚波又是一斧砍来,匆忙向后退去,眼睛余光看到无痕正赶马而来,心中大是欢喜,看天虎与金正欲向尚波攻击,叫道:“天虎,金,撤!”转而向马跑去。

  无痕开始听金说完就知情况不妙,小时候与镇里小孩打架,由于身体瘦弱,开始都是被痛打,后来见到别的小孩欲要围攻自己的时候转头就跑,倒也逃过不少。今日看这几人实力似乎高于自己这边,匆忙去把马牵来。打不过,总是要跑的过吧。

  何天虎看尚波向大哥出招,就知自己不是那尚波对手,又惟恐他伤了大哥,正欲与金向尚波出招,见无痕把马牵来,哈哈大笑:“好兄弟!”与风云金翻身上马,风云金大叫道:“无痕,我们走。”

  无痕自知实力最弱,把马牵来就已趴在马上,抱住马脖,见三人都已上马奔跑,匆忙跟上,只是那马刚刚驯服,加上无痕第一次正式驾马,并不熟练,那马只是急溜溜的在原地转圈。

  尚波几人见本能杀死这几个小子,却被无痕坏了好事,心下恼怒,其中一名法师双手一扬,只见无痕上空突然出现一道雷电,电光闪闪,甚是亮丽,正中无痕,无痕只觉浑身一颤,顿时昏倒马上。

  天少三人在前面见无痕并未跟来,转头一看,只见无痕昏倒马上,而马被雷电打的全身乱颤,浑身汗毛根跟树立,惊恐之下,向前狂奔,大呼不好,掉转马头,向无痕追去。

  尚波等五人看那无痕倒在马上,四人都已逃脱,尚波大叫道:“纵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们千刀万剐。”与另外四人一起追去。

  何天虎在马上打量一下方向,叫道:“大哥,这马受了惊吓,一时半刻怕是停不下来,在向前就是峡谷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何天少也是一脸沉重,大声道:“也只有我们加快速度,追上那马,把它制服了。”只是那马惊慌之下,竭力而奔,却也不是片刻就能追上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youbeijie.com/zhongbianchuanqisf/2015/0630/104.html
上一篇: 上一篇:新版的突波技能总结